趕走移民 紐西蘭經濟或陷危機

近日,紐西蘭Infometrics首席經濟顧問師Gareth Kiernan發出警告,削減移民數量會對紐西蘭經濟造成負面影響,如果沒有移民來填補行業空缺,各企業會面臨巨大壓力,呼籲紐西蘭各政黨不要將削減移民,並將移民數量列入其政綱  。

據紐西蘭天維網編譯報道,Gareth Kiernan認為,紐西蘭全國經濟需要並且能夠吸收在過去12個月內定居於紐西蘭的7萬多移民,以此來填補各行業的勞動力短缺。

雖然大量移民會使房屋價格居高不下,然而如果管理得當,房屋問題並不會有想象中的那麼嚴重,如果沒有移民來填補行業空缺,各企業會面臨巨大壓力,例如勞動力成本上漲並且引發更高的貸款利率。

 

近年來,紐西蘭吸引眾多中國富豪投資置業移民(圖源:VCG)

「沒有這些流入紐西蘭的外國勞工以及回國的紐西蘭人,各個企業將面臨很大壓力,特別是建築以及旅遊行業。」

「目前來說房價上漲已經有所放緩,然而政府在這時候削減移民並提高利率的話對於本地居民將會造成致命打擊。」他說。

Gareth Kiernan表示,目前紐西蘭移民指數已經快到頂峰,並隨著時間會自然下降,而廣泛海外就業機會會使紐西蘭有效勞動力進一步的下降。

「我們需要採取一些比政治家所提倡更柔和的一些做法,目前如果每年有剛好25,000的移民的話就再好不過了。」

非洲晉陞新世界製造中心 多國積極靠攏中非合作

  新聞配圖

  今年上半年,中國在非洲的三大項目穩步持續推進:蒙巴薩—內羅畢鐵路5月正式竣工通車,是採用中國標準、中國技術、中國裝備製造和中國管理經驗建造的國際幹線鐵路;中國企業在納米比亞開發的鈾礦產出首桶鈾,將成為世界第二大在產鈾礦;湖南省與衣索比亞共建的阿達瑪裝備製造工業園準備開工,佔地1.22平方公里,一批國內龍頭企業準備入園投資。

此外,2017年上半年,中非經貿合作主要呈現以下亮點:

一是貿易回升,投資走高。貿易方面,1-6月,中非貿易額853億美元,同比增長19%,扭轉了2015年以來的負增長態勢。其中進口增長46%,達384億美元,出口增長3%,達470億美元。我與非洲地區前三大貿易夥伴南非、安哥拉、奈及利亞的貿易額同比分別增長28%、67%、22%。投資方面,1-6月,中國企業對非洲非金融類直接投資流量16億美元,同比增長22%,其中對衣索比亞、尚比亞、肯亞、吉布地等國投資額超過1億美元。

二是進出口商品結構進一步優化。進口方面,能礦產品進口量價齊升,機電產品、化工產品、農產品進口金額分別增長22%、3.5%、5%,其中水果、咖啡進口金額增幅較大,分別增長151%和77%。出口方面,我對非機電產品、輕紡類產品、電子技術產品出口保持不同幅度增長,其中交通工具出口成為我對非出口的新亮點,船舶、機車車輛、航空航天器材出口增幅分別達到200%、161%、252%。

商務部新聞發言人高峰在發布會上說,2017年上半年,非洲經濟回暖跡象明顯,聯合國非洲經濟委員會預計,2017年非洲經濟將增長3.2%,較上年提高1.7個百分點。中非雙方加快推進中非「十大合作計劃」,政策資金紅利不斷釋放,政府間經貿互訪頻繁,重大經貿合作項目持續推進,中非貿易和投資合作集聚新動能,實現新發展。

他還指出,2017年是中非「十大合作計劃」落實的關鍵之年。商務部將繼續圍繞「十大合作計劃」落實,做好對非經貿工作,以更多、更大的合作成果,推動中非經貿合作,實現新發展、新突破、新提高。

德國積極站隊靠攏中非合作

德國總理默克爾在不久前漢堡舉行的G20峰會上表示,中德在第三方市場,尤其在非洲擁有巨大合作潛力。

「非洲製造」計劃的CEO以及衣索比亞、盧安達和塞內加爾政府的投資促進與工業化顧問海宇告訴記者「中國、德國和非洲三方合作是一個必然的趨勢,這樣可以『一石三鳥』:解決德國難民危機、滿足中國經濟轉型和產業升級需求,以及幫助非洲走出貧困、實現穩定。

麥肯錫諮詢公司近期的一份報告顯示,過去10年裡,中國與非洲的貿易每年增長20%左右。中國商務部今年5月表示,中企今年第一季度在非洲的非金融直接投資達到7.5億美元,同比增長64%。「過去20年裡,中國已經超越一些西方國家,成為非洲大陸上的重要玩家。」中歐國際工商學院非洲校園執行主任蔡慕修對《環球時報》表示,這對非洲而言,最大的好處在於除了西方強國,現在它有另外一個強勁的市場和合作夥伴,為它在貿易及其他發展議題的談判中贏得籌碼。

中德合作被廣泛認為是強強聯手,中國在非洲的基礎設施項目上有豐富的投資經驗,而德國具有高水平的工業技術。

德國國會議員、執政黨基民盟經濟能源政策發言人約阿希姆·費弗曾表示,「成功的對非投資需要法律保障和完善的水陸基礎設施。因此,技術和基礎設施是中德在非洲合作的兩個重要領域。」

中歐企業家峰會組委會主席董斌曾表示,相比於其他在非洲大陸上有影響力的國家,德國更願意跟中國合作,因為兩者的互補性更強。

非洲有望成為未來的世界製造中心

海宇相信,非洲有望成為未來的世界製造中心:「隨著中國經濟由勞動密集型轉向資本密集型,將有8500萬剩餘工作機會從中國流出,而非洲擁有巨大的適齡工作人口,恰是接收這些工作機會的理想之地。」

儘管非洲人口佔到全球總人口數量的六分之一左右,根據非洲開發銀行(AfDB)此前發布的《2017年非洲經濟展望》,奈及利亞和南非兩國貢獻了非洲近一半的GDP,而非洲三大國家,南非、埃及和奈及利亞的GDP之和只佔全世界的1.5%,非洲國際貿易額僅佔全世界的2%。

蔡慕修認為,德國應該改變在非洲的策略,不再把非洲當做一個單純需要援助的對象,而是加大對私營經濟開發的投資。「據我觀察,中國企業敢於在非洲開展各個領域的投資,德國應該認識到這一點,並利用好非洲大陸的發展機遇。畢竟,非洲擁有世界上發展最快的一些經濟體,而德國公司在這些國家裡還沒有嶄露頭角。」

捂緊「錢袋子」!美國從全球治理中「退縮」了?

  新聞配圖

  根據聯合國官方網站近日公布的信息,截至2017年7月18日,116個會員國繳清了2017年的經常預算攤款。但是,美國不在這個名單之列。

捂緊「錢袋子」

據路透社報道,美國拖欠聯合國會費已達8.96億美元。聯合國2016至2017年度核心預算為54億美元,美國應承擔其中的22%;維和部隊經費79億美元,美國應承擔其中的28.5%。

不過,美國對聯合國的開支頗有意見。美國常駐聯合國代表妮基·黑莉曾在一份聲明中稱:「聯合國在許多領域超額花錢,以多種方式把更多財務重擔放在美國,而非其他國家身上。」

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報道,聯合國在6月28日決定,從每年維和預算中削減6億美元,這將給美國的賬單省下7.5%。「這還只是個開始。」妮基·黑莉當時在社交網站「推特」上發帖說。

實際上,美國新政府甫一上台,就表達了對聯合國的「不滿」。

特朗普政府在上台後的首份預算案中表示,對那些「不能顯著推進美國外交政策利益的國際組織」,美國當局有意「削減或終止對其資助」。他在「推特」上寫道:「聯合國擁有巨大潛力,但現在只不過是一群人聚在一起閑聊、打發時光的俱樂部。太可悲了!」

不僅是聯合國,對自己的北約盟友,美國也顯得不那麼「大方」了。美國《紐約時報》援引特朗普在今年北約峰會上的話稱,在北約28個成員國中,23個國家沒有支付他們應該支付的份額,這對美國納稅人來說實在太不公平。

本國最優先

美國似乎想降低自己在國際組織中資金上的「存在感」。

「美國拖欠聯合國會費確實與美國近年來的經濟頹勢有關。」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李巍在接受本報採訪時說。「但是,美國承擔的會費與其經濟實力相比,仍然是九牛一毛。這背後,是特朗普奉行的孤立主義政策。」

李巍指出,特朗普奉行「美國優先」的外交策略,堅持要減少美國在全球治理體系中承擔的責任,不願意為了發揮所謂的國際領導而增加自身成本。

據美國《華盛頓郵報》報道,特朗普上台後提出預算,想把「軟實力」上外交、對外援助、國際機構的支出削減28%。

美國世界政治評論網站刊文稱,在特朗普看來,任何交易或支出,都必須先評估其對美國國內就業和安全這兩個偉大目標的貢獻。他對聯盟和地區機構的冷漠,說明他不接受現有秩序的邏輯。

「特朗普需要藉此向美國國內那些支持他的孤立主義者表態,凡是無助於美國人民利益的付出,他都拒絕承擔。」李巍說。

損人不利己

西班牙《起義報》刊文稱,世界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需要聯合國。只有強大、得到尊重和資金充足的聯合國才能成為一個維護全球和人類利益的組織。對此,李巍指出,美國減少對聯合國的支持,不利於聯合國在全球治理中發揮更大的作用。

法國常駐聯合國代表德拉特也認為,美國逃避自身責任的做法可能在國際局勢中引發更多不穩定因素。

對於美國自身來說,這也並非一個上選。

「美國的這種行為會削弱其在國際社會中的信譽。」李巍說,「美國著名政治學家約瑟夫·奈也在最近的採訪中公開強調,特朗普的外交政策削弱了美國的軟實力。」

據《華盛頓郵報》報道,美國民調機構皮尤研究中心最近針對37個國家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各國人民越來越相信,沒有美國他們也能過日子。美國聲譽已經出現明顯衰落。奧巴馬總統任期結束時,有64%的受訪者表示看好美國。而現在,這一比率下降到49%。

要打貿易戰?外媒:中國手裡這些牌

據參考消息8月3日報道,俄羅斯自由媒體網站8月1日刊發題為《特朗普將北京推向莫斯科的懷抱》的文章稱,美國《政治報》援引白宮兩名消息人士的話報道,總統特朗普的顧問正在緊急制訂一攬子對華制裁方案,即包括貿易限制在內的經濟措施。

理論上說,特朗普甚至可以兌現自己很久以前發出的威脅,對中國商品徵收禁止性關稅。不過,美國未必能夠通過這一手段讓北京屈服。中國是可以自給自足的國家。北京的確視華盛頓為重要的貿易夥伴。然而,這並不足以令中國完全受制於美。一言以蔽之,北京如今對華盛頓並無仰視之心。倘若美國人試圖打響貿易戰,其後果只能令自己失望。

對莫斯科而言,這樣的事態發展倒是難得的機遇。北京與華盛頓關係劍拔弩張,或將促使中國領導層重新考量戰略重點,調整路線,與俄展開更為密切的合作。

莫斯科國際關係學院軍事政治研究中心首席專家米哈伊爾·亞歷山德羅夫指出:「這意味著中國將與俄維持穩定、良好的關係,並更加積極地開展軍事政治合作。事實上,特朗普對華制裁的成果大概只有一個:中國精英將形成更為根深蒂固的感覺,即美國是非常危險的玩家、極不靠譜的夥伴。」

俄羅斯軍事觀察網8月1日刊發題為《中國將如何孤立美國》的文章稱,北京非常不喜歡被「強迫」。中國專家已經在思考戰略對策。

文章稱,《南華早報》列出了中國可能對華盛頓政治投機分子採取的「反制措施」清單。

 

 

《南華早報》相關報道

如果中美爆發貿易戰,下列美國公司可能受到衝擊:

①好萊塢企業

近年來,美國電影在中國取得了不錯的票房成績。

②波音

根據波音公司2016年的預測,各航空公司需要超過6800架新飛機,總價值超過1萬億美元(約合6.7萬億人民幣)。中國國有航空公司總是給歐美飛機製造商送去大訂單,僅波音公司就有15萬個工作崗位取決於中國航空公司。

③蘋果

蘋果已經不是智能手機行業的老大。它在國際市場受到許多中國品牌的衝擊。而大中華區在蘋果公司營業收入中的比重巨大。

④星巴克

這家全球最大的咖啡供應商想在今後5年內把中國的門店數量翻一番。

⑤通用汽車、福特、克萊斯勒

10多年來,美國三大汽車製造商投入大量資金在中國建設裝配車間、設計中心、銷售網路和培訓人員。中國每年的汽車銷售量超過2000萬輛。去年,上汽通用因違反反壟斷規定被罰款2900萬美元(約合1.9億人民幣)。

沃爾瑪

沃爾瑪超市在中國的顧客量每年都有大幅增長。未來5年內,該公司僅在廣東省就計劃開設40家新店。

蔡英文很慘 恐成下場最難堪的台灣領導人

新台灣國策智庫日前公布一項民調,民進黨若要提名黨內人選參選2020總統,賴清德以38.2%,壓倒性地領先蔡英文的20.8%。政治評論家唐湘龍指出,蔡英文正遭遇到上任一年民調滿意度剩下兩成、就任一年,黨內繼承者已經出現這兩個從來沒有出現過的狀況。唐湘龍說蔡很可能會是台灣歷來領導人下場最難堪的一個,無法連任。

唐湘龍在NOWNEWS名家論壇中指出,2018將是蔡英文最後一搏的機會,若錯過,蔡英文就打包了,政治生命提早結束了,唐湘龍說不只結束,蔡英文將”死”的很難看。

唐湘龍表示,蔡英文正遭遇到兩個從來沒有出現過的狀況,包括一、蔡英文上任一年,民調滿意度剩下兩成。唐說台灣政治史上,從來沒有出現過任何一位領導人,就任第一年,民調如此之低。而這麼低的民調,不管在哪一個國家,幾乎可以確定,沒有谷底翻身的可能。二、從來沒有一個領導人,就任一年,黨內繼承者已出現而支持度遙遙領先,”我說的當然是賴清德”。

唐湘龍說,總統制的國家,現任者要連任,黨內都很少有對手。蔡英文現在不僅有對手,而且如果2020民進党進行黨內初選決勝,蔡英文將被黨籍同志直接拋棄。他直言”一個『可拋棄式』的黨主席、總統,而且,只用一次,真的沒見過”。

“從權力軌跡來看,蔡英文幾乎是直接從『蜜月期』進入『跛腳期』”。唐湘龍表示,蔡英文若要讓自己不至於淪為一次式可拋棄的總統,唯一的機會就是2018,若打贏這一仗,雖未必能翻身,但如果輸了,整個民進黨內一定會出現強大的立儲丶逼退聲音,一種”彼可取而代之”的絕望感,恐讓民進黨內面臨空前內鬥。

奈及利亞駐台辦被驅離台北:沒錢搬,不排除閉館

  外交部長王毅(左)與奈及利亞總統布哈里(右)。(圖片來源:外交部)

  8月3日電 繼巴拿馬宣布與台當局「斷交」后,奈及利亞、迪拜、約旦、厄瓜多、巴林五個「非邦交國」也要求台灣辦事處更名。奈及利亞更表示,若不改名、遷址,將採取激烈動作。台當局惱羞成怒也採取了「對等措施」,要求奈及利亞將其駐台辦事處遷出台北。不過,奈及利亞駐台辦事處日前表示,因經費有限,若台當局要求其搬離台北,不排除閉館。

據台媒報道,奈及利亞日前封鎖「台灣駐奈及利亞代表處」,並要求其遷往舊都拉各斯。台外事部門「亞非司司長」陳俊賢今(3日)在記者會上表示,目前在奈及利亞首度阿布賈的「台駐奈及利亞代表處」仍被封鎖,而台當局人員已至拉各斯尋覓新的駐點。台灣方面已選好適當地點,搬遷相關程序已在進行中,預計最快兩個月內就可以完成。

據了解,奈及利亞駐台辦事處已將搬遷事宜報回奈及利亞,奈及利亞向台當局稱財政困難,若要再搬遷,恐怕沒有多餘經費,若最終經費不足,有可能會關閉駐台辦事處。

據海外網早前報道,目前已有五個國家和地區要求台灣在該國駐外辦事處更名,這五個國家和地區分別是奈及利亞、迪拜、約旦、厄瓜多以及巴林。除了在巴林辦事處的名義是台灣(TAIWAN)外,其餘四個辦事處名稱均包含了「中華民國」(ROC)字眼。

「台灣駐奈及利亞辦事處」被要求更名,並被警告「如果繼續使用會被要求拆牌」。蔡英文當局面對這種情況,不但絲毫不從自身反思,反而惱羞成怒採取了「對等」的報復性措施,要求奈及利亞辦事處遷出台北。

據陳俊賢此前透露,台灣駐奈及利亞代表處已更名為「台北貿易辦公室」(Taipei Trade Office),並遷出其首都,但他也表示。「不會為了面子自行撤館」。另外,台灣駐迪拜辦事處現已更名「台北商務辦事處」。

蔡英文則連發三條推特叫囂「不會屈服」。此舉遭到台灣網友譏諷,「2300萬人被你蒙蔽了,你腦殘別拉上我們」。

國台辦發言人曾表示,我願意再次強調,體現一個中國原則的「九二共識」是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定海神針。只有承認「九二共識」、認同其兩岸同屬一中的核心意涵,兩岸關係才能重回和平發展的正確方向。台灣當局應該認清客觀大勢,做出明智抉擇。

早前報道

奈及利亞強硬要求台灣辦事處改名並遷出首都

海外網6月14日電 據台媒報道,西非國家奈及利亞已要求台灣辦事處改名並遷出奈及利亞首都,並表示若不改名、遷址,就將採取激烈動作。台外事部門嘗試與奈及利亞交涉3個多月,但雙方仍未獲得共識,最終決定改名為「Taipei Trade Office」(台北貿易辦公室),並遷到拉各斯(Lagos),近期內將完成計劃。

據親綠台媒報道,奈及利亞今年初已舉行過記者會,表示基於「一中原則」,不再承認台灣是個「國家」。台外事部門「亞西及非洲司長」陳俊賢14日表示,當時奈及利亞3月底通知,要求台灣辦事處1周內離開奈及利亞首都阿布賈(Abuja),台當局當時因安全考慮將台「駐奈及利亞代表」趙家寶調派回台。

報道稱,奈及利亞明確表示若台灣辦事處不改名、遷址,「就要採取激烈動作」。台外事部門權衡之下,決定將「中華民國商務代表團」改名為「台北貿易辦公室」,並改遷至舊都拉各斯(Lagos)。

台外事部門今天(14日)證實此事並回應稱,已向奈及利亞表達嚴正抗議,將視後續狀況,對奈及利亞「駐台辦事處」採取對等措施。據報道,有台官員稱,「如果我們搬,那他們也要搬」,將要求奈及利亞「駐台辦事處」遷離台北市,不過目前雙方仍在協商中。

有消息指出,台「駐奈及利亞辦事處」官方網站已在今年4月初就公告「本處暫時停止對外運作」。

此前,據台媒14日報道,繼巴拿馬13日宣布與台當局「斷交」后,奈及利亞、迪拜、約旦、厄瓜多、巴林五個「非邦交國」要求台灣辦事處更名。

對於巴拿馬宣布與中國政府建交、並即日斷絕同台灣的「外交關係」,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在14日的例行新聞發布會上表示,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堅持一個中國原則是國際社會的普遍共識,中巴建交是人心所向,大勢所趨。大家都記得,2008年到去年5.20之間,兩岸雙方在反對「台獨」、堅持「九二共識」的共同政治基礎上,開創了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新局面,包括雙方減少了在涉外領域的摩擦。去年,台灣政局發生重大變化后,我們多次明確表示,我們的對台大政方針不會改變,我們在反對「台獨」、堅持「九二共識」政治基礎上走兩岸關係和平發展道路的態度和立場也不會改變。但是,從去年5.20以來,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政治基礎遭到了破壞,造成兩岸關係和平發展以往的成果受到嚴重的衝擊。是誰在改變兩岸關係的現狀,是誰沒有誠意走和平發展的道路,責任是非常清楚的。

馬曉光表示,我願意再次強調,體現一個中國原則的「九二共識」是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定海神針。只有承認「九二共識」、認同其兩岸同屬一中的核心意涵,兩岸關係才能重回和平發展的正確方向。台灣當局應該認清客觀大勢,做出明智抉擇。

香港辱國議員資格剛被剝奪 又聲稱考慮參加補選

  香港特區立法會刊憲四個議席出缺(圖源:香港文匯網)

  8月2日電 香港特區立法會刊憲四個議席出缺,特區政府表示會等案件司法程序結束,才決定何時補選。在回應立法會的刊憲行為時,被撤銷議席的4位前侯任議員中有人表示,已委託律師提出上訴;亦有人妄言,以自己的功能組別為例,或參加補選,或提請上訴。

綜合港媒消息,香港立法會今(2)日刊憲宣布,依據香港特別行政區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於2017年7月14日作出的判決,原先由梁國雄、羅冠聰、劉小麗、姚松炎等4人所持的立法會議席現已出現空缺。

特區政府早前就4人立法會宣誓違反基本法及《宣誓及聲明條例》提出司法覆核,要求香港高等法院剝奪4人立法會議員資格。高院於7月14日裁定4人全被剝奪立法會議員資格,由2016年10月12日起生效,即宣誓當日起失去議員資格。

據了解,立法會刊憲,宣布四人原先的議席出現空缺,連同梁頌恆及游蕙禎原有議席,立法會現時有6個議席出缺。至於政府會否就六個議席一併補選,抑或分開兩次進行,特區政府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聶德權與媒體茶敘時表示,終審法院將於本月下旬處理梁頌恆及游蕙禎上訴許可申請。而其他4人的司法程序亦未完成,目前難以決定補選日期和安排。

對於議席的刊憲出缺,4位前侯任議員均未表示應有的反思和悔悟。梁國雄表示,已委託律師提出上訴,正等待法援署批出法援。

梁國雄妄稱:「原審法官是沒有回應,我的律師對控方的質疑,他是沒有回應,因為根據我們的說法,根據《宣誓及聲明條例》,宣誓不成功,不等於是拒絕或故意疏忽。」

姚松炎,劉小麗和羅冠聰就指正研究上訴理據。姚松炎表示:「律師團隊會替我們分析,每宗個案上訴的勝算和機會,我們亦要判斷,以我自己的功能組別為例,究竟是儘快補選,可以減少議席出缺的時間較好,抑或是較后時間上訴,去爭取多一次機會,在法庭上辯論有關的法理邏輯較好。」

對於刊憲出缺的後果,海外網早前曾採訪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副教授兼「一國兩制」法律研究中心執行主任田飛龍。比照梁游刊憲出缺,他分析稱,刊憲行為意味著辱國議員席位已被依法剝奪,進入空缺議席補選程序。雖然,他們依法仍有參選資格及當選可能性,但基於人大釋法和香港法院判決,他們的言行不符合參選條件,在提名階段可被裁定不合格,喪失當選機會。對於刊憲行為的影響,田飛龍解釋,刊憲是香港法例要求,照章辦事,無特別影響。

據海外網此前報道,2016年10月,香港特區新一屆立法會選舉后宣誓過程中,反對派議員梁國雄、劉小麗、羅冠聰及姚松炎等人「加料」玩慢讀、變調不莊重、「加料」變誓言和撕扯道具等方式與「青年新政」梁頌恆、游惠禎一道褻瀆立法會宣誓,侮辱國家民族。其行為引發全港憤怒,特區政府在全國人大釋法后入稟法院要求撤銷4人議員資格。